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7-8 13:33

[原创]清朝那些皇帝和那些事儿 第十六章 太平军纵横南北



微觉四方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www.shiekolong1067.icu/forum-7-1.html


第十六章 太平军纵横南北

咸丰三年的军事形势  
除在天京严密设防外,1853年5月太平天国又分兵北伐,过安徽、河南,大规模地主动出击,最终目标是推翻在北京的大清王朝。

  咸丰派内阁学士胜保等往援,死力防堵。咸丰命惠亲王绵愉为奉命大将军,保卫京畿。

  在咸丰三年(1853年)下半年,战争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战区:

  东战区以天京为中心,包括扬州和镇江。清军有向荣和琦善统帅的八旗绿营,即江南、江北大营。

  西战区以武汉为中心,目标是争夺湖南和湖北。清军有吴文荣统带的绿营兵,以及湖南的湘军。

  北战区在直鲁境内,太平军的目标是占领北京,推翻清王朝。清军有僧格林沁和胜保统带的八旗绿营,并配有从内蒙、东北调来的满蒙骑兵和步兵。

太平军西征告捷  
随着太平军的北伐军被堵截,扬州被围告急,因兵力不足而退出汉口和汉阳,杨秀清决定收缩兵力,先夺取安徽,再开始西征。

  太平军的战略目标是确保天京,夺取安庆、九江、武昌,控制长江中游两岸富庶地区的人力物力资源,把大清帝国拦腰斩断,成为南北互不相连的两大块。

  西征军由春宫正丞相胡以晃、夏官副丞相赖汉英统领,率战船1000余艘,朔江而上。安庆攻克后,翼王石达开坐镇安庆,指挥西线战事。赖汉英统领的西征军主力,占领了湖口,水师战船涌入鄱阳湖。

  太平军1万人进军神速,直逼南昌。坐镇南昌的湖北按察使江忠源、江西巡抚张筮市,急忙下令烧毁南昌城外民房,滕王阁也被烧毁。

  太平军久攻南昌不下,东王杨秀清派兵二万前来支援。军事重镇九江被太平军攻克,长江中下游全部被太平军控制,连成了一片。

  1853年11月,在扬州的太平军突围,还放弃了仪征。太平军转而进攻安徽,连克桐城、舒城。督办安徽团练的工部侍郎吕贤基兵败投水自尽。

  12月,太平军攻下泸州,泸州知府胡元炜投降。咸丰新任命的安徽巡抚江忠源走投无路,投水自杀。

  太平军分兵除一部援救北伐军外,继续西征。咸丰四年一月,太平军在黄州附近歼灭了吴文镕军,吴文镕阵亡。数天之后,太平军势如破竹,三克汉口汉阳,进围武昌。各地天地会和捻党先后响应,并配合太平军作战。

  西征军在湖北获得辉煌胜利后,攻入湖南,前锋直逼湖南北大门岳州。

左宗棠再度出山  
新任湖南巡抚骆秉章到任后,屡请左宗棠出山,但是左宗棠就是不松口。

  1854年3月,爱才的骆氏就略施小计:以军需捐纳为由,让左的女婿陶氏捐一笔巨款。陶氏捐不出,被收捕。左为救女婿,快马入城。自此,左宗棠第二次入佐湖南巡抚幕府,长达六年。

  此时,清王朝在湖南的统治已岌岌可危,太平军驰骋湘北,长沙周围城池多被占领。湘东、湘南、湘西的广大贫苦农民,连连举事,此起彼伏。

  左宗棠焦思竭虑,日夜策划,辅佐骆秉章“内清四境”、“外援五省”,苦力支撑大局。同时,革除弊政,开源节流,稳定货币,大力筹措军械、船只。

  左氏虽为骆巡抚的幕僚,但几乎府中一应军政大事,都一并来处理。骆秉章对他言听计从,“所行文书画诺,概不检校”。

  由于左宗棠的悉心辅佐和筹划,不但湖南军政形势转危为安,出省作战连连奏捷。以至于人们都说:省署之书,只知有左宗棠,不知有骆秉章!这样,同僚们都称左氏为左都御史。

  樊燮是永州镇总兵,正二品武官,武功不错,为人自负。咸丰九年的一天,他入省署办事,按例只向骆巡抚问安,没有把左氏放在眼里。

  左氏当堂发作,辱骂樊氏,两人几乎动武。左的狂傲和霸气,发挥得淋漓尽致。

  樊燮十分生气,堂堂大清二品武官,竟然被一幕僚欺辱?他就上奏了湖广总督官文。

  官文袒护樊氏,上书咸丰皇帝,称省署骆氏以劣幕把持湖南……

  咸丰帝很信任官文,立即明确下旨:就地正法!

  一石激起千层浪。京师、湖广之地,为之震动。朝野精干大臣胡林翼、曾国藩、郭嵩焘等,均出面为左氏说情。

  咸丰九年腊月,翰林院侍读学士潘祖荫向咸丰帝写了一道奏疏,详细叙述左氏的功绩,说由于他在骆府六年,有运筹之功,才使湖南四境安宁。潘祖荫称:“国家不可一日无湖南,即湖南不可一日无宗棠也。宗棠为人素性刚直,嫉恶如仇。”

  他这一句话掷地千金,震动了咸丰皇帝,也让左宗棠的名字一夜传遍全国。

湘军第一次密谋反清  
咸丰皇帝对左宗棠下达的‘就地正法’命令,一下子惊醒了梦中人。这些汉人们之中的精英,一下子明白了他们在大清皇帝心中的分量,个个感到了彻骨地心寒。

  曾国藩感慨,胡林翼气愤,左宗棠认为:朝廷太不把汉人当人看!

  左、胡于是前往曾氏大营秘谋起事。20多天,三人日夜密谈,商讨对策。

  左氏后人的记录中揭开了这个秘密:他们三人,确实是在谋夺皇位!

  动议之人是胡林翼。他慷慨激昂而沉痛地说:“天下糜烂,岂能安坐而事礼让?当以吾一身而任天下之谤!”

  胡林翼指出:满清政治腐败、官场黑暗,已经不能继续统治中国了;太平天国自天京内讧之后,败局已定。湘军气势如虹,如日中天,一旦打败太平军,必定成为清廷心腹之患。曾国藩是湘军领袖,自然就是众矢之敌。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

  胡林翼的幕僚、通判韩超,献计曰:“东南糜烂,畿辅垂危,则豫鲁之能否维持,所不可必矣。若秦、陇、楚、蜀连成一片,地亦不狭,力殊有余。自古分据之局,未或久远。未知尊意及诸君,以为若何?”

  虽然胡林翼很有胆识,但身体极差,经常咳血。他知道自己的势力不如曾国藩,才气不如左宗棠,精力不如李鸿章,自身无力担负如此重任。在胡林翼的眼里,曾国藩是最好的人选。然而,曾国藩忠君仁厚,不愿出头起事;其次,就是才干众的左宗棠,如果能得到曾国藩和自己相辅,也必成大事……

  曾国藩不点头,左宗棠无法接话。最终,三人的密谋无果而终。

曾国藩拼死抵抗太平军  
太平军不仅大力宣传上帝教、反对私有制、反对儒教和宗教迷信,还声讨满族入关后的罪行,大张旗鼓地反对大清王朝。

  太平军纪律严明,深受百姓的欢迎。太平军“杀清妖”的口号深得人心,具有强大的感召力。

  清军纪律败坏,肆意奸淫抢掳。曾国藩也承认:“兵勇所至,辄兴如篦如洗之谣,至吾民颂贼而畏兵。”

  曾国藩极力避开了太平军提出的满汉问题,发表了《讨粤匪檄》,把太平军说成是一帮串通外夷、叛道历经的匪徒:

  1、曾国藩攻击太平天军残忍,“荼毒生灵数百万”,“人民无论贫富,一概抢掠磬尽,寸草不留。”

  2、曾国藩竭力煽动地主、商人等有产者反对太平军。他说:“农不能自耕以纳赋,而谓皆天王之田。商不能自贾以取息,而谓货皆天王之货”。

  3、曾国藩把上帝教说成是“洋教”,是“窃外夷之绪,崇天主之教”,利用人们仇视洋人的心理,厌恶太平军。

  4、曾国藩说太平天国不要父母,“凡民之父皆兄弟也;凡民之母皆姐妹也”,利用人们重视家庭伦常的心理,产生对太平军的反感。

  5、曾国藩指责太平军反对“礼教”,“士不能诵孔子之经,而别有所谓耶稣之说,新约之书,举中国数千年之礼义人伦,诗书典则,一旦扫地挡荡尽。此岂独我大清之变,乃开辟以来名教之奇变。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于九泉”。

  6、最后,曾国藩号召“凡读书识字者,又岂可袖手安坐,不思一为之所也”。他呼吁“血性男子,号召义旅,助我征剿”;“仗义仁人,捐银助饷”,以期动员民众,镇压太平军。

  1854年2月,湘军倾巢出动。湘军认为自己是一支维护中国孔孟文明传统仁义之师,为捍卫和大清王朝而挺身而出。

  4月,进入湖南的太平军再占岳州,大败湘军,并乘胜进占湘潭,钳制长沙。太平军同湘军水陆激战了7天,伤亡很大。

  5月,湘潭沦陷,太平军突围走靖港。此时,靖港的太平军几乎全歼湘军水军。曾国藩羞怒交加,投水寻死,被随从救起。

  10月,湘军和湖北兵勇反扑武汉,太平军迎击。战斗一整天后,太平军的武昌、汉阳相继失守,停泊在汉水的大批船只也被湘军焚毁。

  1855年1月,湘军进逼九江。此时,曾国藩的气焰嚣张,要“肃清江面,直捣金陵”。太平军在西征战场上处于严重不利地位。

太平军痛击湘军水师  
湘军的水军已经取得了很大优势,可是风云突变。

  1855年1月,由石达开为统帅,率大军西援。西征援军到达湖口后,诱敌深入,在湖口和九江两次战役中以少胜多。

  石达开率军夜袭九江湘军水师,烧毁了湘军战船多艘,还俘获了曾国藩的座船。曾国藩再次投水,被人救起后送至罗泽南营中。湘军水师“辎重丧失,不复成军”。曾国藩率残败将逃往南昌。

  太平军乘胜西进,2月底占领汉阳,4月第三次攻克武昌。1855年年底,太平军向江西进军。至翌年3月间,江西十三府中的五十余县,都落人太平军之手。

  曾国藩困守的南昌,处在太平军的包围之中,“呼救无人”,“魂梦屡惊”。曾国藩的三弟曾国华率兵往救,但在三河大战中被太平军打死。

太平军北伐兵败  
1853年5月,太平天国的北伐军共3万人,主力由天官副丞相林凤翔、地官正丞相李开芳率领,从扬州出发;另一支由春官正丞相吉文元率领,自天京出发;分三路北上,过浦口,跨长江,轻松过了临淮关。

  北伐军进入安徽后,下凤阳,攻怀远,占蒙城;进入河南府后,克归德,势如破竹。北伐军计划从刘家口渡黄河。清军烧毁渡船,严防死守,大军封河。北伐军转而西进,直抵开封府18里外的太平岗。遇到清军坚守后,北伐军转走宋仙镇。

  咸丰皇帝命令:文渊阁大学士、直隶总督讷尔经额增兵防守,理藩院尚书华领兵驰援,陕甘总督舒兴阿提兵赴援,胜保将军领兵奔赴河南,山西巡抚芬提重兵布防隘口。

  北伐军一路挺进,咸丰下旨将河南巡抚革职;将被处以斩监候的赛赏阿交给讷尔经额,去戴罪立功。

  北伐军在汲己水渡过黄河,直扑怀庆府。咸丰命令五路清军围攻。

  太平军突入山西,之后又回兵河南,直奔京师。

  咸丰立即任命胜保为钦差大臣,特别赏赐了御用的“神雀刀”,授权他“一切自决,可先斩后奏”。

  北伐军突袭临洺关,连下十城,进抵张登集,兵临保定府城下。

  咸丰急令僧格林沁统3000禁卫军,驰赴胜保军营,速调热河禁军1900人增补僧营;命墨特贝子德勒克色楞,带东三盟官兵3000人赴胜保兵营;德勒克色楞帮办胜保兵务。

  咸丰又接到胜保报:太平军从保定向东,攻下了沧州,围攻独流镇,距离天津只有十里了,军情危急。

  清军7000人,团练2000人和天津知府和知县募集的壮勇4000人,拼命抵抗北伐军。僧格林沁的追兵逼近后,北伐军腹背受敌,双方多次血战。

  北伐军在独流镇诱敌深入,大败胜保军,副都统佟鉴、天津知县谢子澄被斩首。北伐军缴获了神威炮1000门,大量军械。

  咸丰怒火中烧,心力交瘁,下旨:“胜保、德勒克色楞,各降四级留任,拔去花翎。败军之将达洪阿革职,待罪效命”。

  清军官兵集中各路军队,由僧格林沁亲王正面进攻太平军威王林凤翔,由胜保回兵攻击北伐军的后侧。

  清军先断粮道,后用火攻,将孤军深入的北伐军击败。

  北伐军听到有援军北上的消息后,由李开芳分兵自连镇南下接应,后被清军围于山东高唐州。北伐军被截断在两地后,处境更为困难。

  连镇被清军合围,林风祥及太平军将士同敌人继续英勇战斗。1855年3月,粮尽失守。林风祥受伤被俘后,在北京被处决。

  连镇陷落后,扼守高唐州的北伐军由李开芳率领南下,突围至茌平县冯官屯。

  清军引运河水灌冯官屯,北伐军屡次突围都未能成功。5月31日,李开芳就俘,太平军的北伐最后失败。

  在2年内,北伐军横扫六省,入山西、进直隶,转战五千里,连克数十城,直抵清朝的心脏地区,进逼天津,震憾北京。

  太平军的北伐,是太平天国史上英勇悲壮的一页。

太平军拔除南北大营  
1855年年底,在江西大捷的同时,太平天国领导集团又在天京外围组织了一场激烈的破围战。

  1856年4月,吴如孝与秦日纲内外夹击,在被围困的镇江打败清军。随即乘胜渡江,大败江北大营统帅托明阿军,连克扬州、浦口,江北大营120余座营垒纷纷溃散。

  6月,太平军又回师镇江,破清营七八十座,江苏巡抚吉尔杭阿自杀。太平军乘胜攻破江南大营。向荣率残军逃至丹阳毙命。

  太平军击溃江北、江南大营,解除了威胁天京三年之久的军事压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这时,太平军在军事上处于极盛时期,在长江流域占据了西起武昌东到镇江一线近三百哩的许多战略城市。他们对水道的控制由于曾国藩的大部分船队在鄱阳湖被围而更有了保障。湖北、安徽、江西和江苏等省成了太平天国军事行动的广阔战场。

太平天国的体制  
洪秀全经常引述《礼记》中孔子歌颂古人“大同”思想的那句话:“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故人不独亲其亲,子其子。”同样地,上帝之道实行之时,也是“天下一家,共享太平”。他的根本思想类似共产主义:“有田共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

  1、在太平天国的统治区域内,实行了《天朝田亩制度》。根据“凡天下田,天下人同耕”原则,太平天国把每亩土地按每年产量多少,分为上、中、下三级九等,之后好田坏田互相搭配,好坏各一半,按人口平均分配。凡16岁以上的男女每人得到一份同等数量的土地,15岁以下的减半。同时,太平天国还提出“丰荒相通”、以丰赈荒的调剂办法。

  2、《天朝田亩制度》中规定,妇女同男子一样可以分得土地,“凡天下婚姻不论财”,废除买卖婚姻。

  3、城市管理方面,太平天国曾经一度在天京完全废除私有财产,生活必需品由圣库按定额供给。居民按性别分别编入男馆女馆,夫妻不得同居。男子除参加军队的以外,都要参加生产或在政府机关服役;女子大致与男子相同。商业也被废除。对于手工业,则由诸匠营和百工衙统一经营管理。诸匠营有土营、木营、织营等,工衙有弓箭衙、油漆衙、豆腐衙等,行业很多。

  4、太平军严禁吸食鸦片,不准饮酒抽烟。男子和妇女被严格地分开,即使夫妻之间发生性关系也要处死。许多妇女被编入军事单位,各有战斗岗位。1855年初,太平天国开始允许天京恢复家庭生活,承认私营工商业,天京的社会秩序逐渐恢复原先状态。

  5、对于妇女,太平天国曾提倡“一夫一妇”,禁止娼妓、缠足、买卖奴婢等,但这些最终都成了“一纸空文”。

  6、太平天国对孔子和儒家经书的正统权威进行了一次冲击。

  7、金田起义后,太平军所到之处尽情扫荡孔庙和孔子等人的牌位,把儒家经书斥之为“妖书”,宣布:“凡一切孔孟诸子百妖书邪说者尽行焚除,皆不准买卖藏读也,否则问罪也。”

  8、在撰写的《太平天日》中,洪秀全发展了他的反孔思想,指出:“推勘妖魔作怪之由,总追究孔丘教人之书多错”。他把孔丘捆绑在“皇上帝”面前,接受审判、斥责和鞭挞,使“孔圣人”威风扫地。

  9、太平天国建都天京后,太平天国的领袖们没有屈服于外国侵略者的恫吓,也没有承认《南京条约》,而是主张平等,并明确宣布不许再卖鸦片。

  10、他们鼓励正当贸易,太平天国的丝、茶出口逐年上升。当时中国大宗出口的丝、茶,一部分是产自太平天国区域内,另一部分则经过太平天国占领区才能外运。

  11、太平天国对外国列强的本质毕竟认识不清。因宗教有所相连,他们把侵略者当成“洋兄弟”,表示允许外国侵略者“自由出入”及“货税不征”。

太平天国走向腐败  
在建都天京后,太平天国领袖们的初期那种“敝衣草履,徒步相从”的朴质的思想作风多被抛弃,代之而起的则是对权利名位和奢侈生活的追求。

  太平军在南京大兴土木,把两江总督衙门扩建为天王府,拆毁了大批民房,使用了成千上万的男女劳力,“半载方成,穷极壮丽”,后因大火烧毁。1854年又在原址复建,周围十余里,宫殿林苑,“金碧辉煌”“侈丽无匹”。

  洪秀全在深宫,把许多精力用于宗教神学的著述,脱离了广大群众。此外,天王还不断选取民间秀女入宫。至如冠履服饰、仪卫舆马等,都备极奢华。

  太平天国的天王及诸王、侯都是世袭的。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等各自通过家族、亲戚、部属等关系,结成自己的利益集团,各自控制一部分军队。

  随着起义的发展和个人权势的上升,杨秀清骄傲专横的倾向日益严重,“威风张扬,不知自忌”,对太平军将士随意加以杖责或处罚。北王韦昌辉、燕王秦日纲等地位很高的领导人都受过他的杖罚。

  太平天国领袖们之间的关系逐渐疏远,原来“寝食必俱,情同骨肉”,变为“彼此睽隔,猜忌日生”,宗派色彩日益明显。

  绝对平均主义理想,无论在农村和城市中都没有获得实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7-11 13:01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